【邪术】   其它小说 
  夜晚,志伟正熟睡中,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感到全身发热起来,自己的阴茎也跟着快速充血勃起。

  「啊‥我怎么突然勃起啊?又没做春梦也没手淫,怎么…」正当志伟感到纳闷,还伸手去抚摸它。

  他的阴茎却又继续勃起,越涨越大,涨的让他有些难受。

  「呜…这是怎么回事‥哦…好痛啊…」志伟双手紧握着阴茎,两眉紧皱,脸色十分痛楚。

  只见他的阴茎仍不住勃起充血,大的不象话,整根阴茎已呈暗紫红色。
  「啊‥啊‥不要在勃起了…我‥啊…」志伟越感痛苦,但他的阴茎仍不听使唤的急诉爆涨。

  「啊~~」志伟一声惨叫只见他的龟头溢出鲜血,茎部撕裂开来。

  「救‥救我啊…救…」志伟翻到床下,他阴茎仍就不断涨大,血也不断从龟头和茎部裂缝溢出。

  「呜…」志伟痛楚不已,手压着阴茎边爬向一旁的电话架,想打电话求救,地上拖着一道从志伟阴茎流出的鲜血。

  忽然「噗嗤~」一声,志伟的阴茎整个爆开来,血肉四散溅得墙上都是。
  志伟双目睁大,嘴巴张开,痛楚的死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房内回荡着一个男人充满邪恶得意的笑声……
  「什么!志‥志伟死了?他‥他怎么死的…」阿修又惊又害怕的颤抖着全身。
  「听法医说他是爆阳而死的,志伟的阴茎整个爆碎‥肉块散落…」威汉带着惊魂未定的语气说道,脸上一样是充满恐惧。

  「呕~」阿修忍不住吐出来他光用想的就十分恶心。

  良久两人只是脸色惨白的相互对望,没有言语。

  「一定是他!是他来为他弟弟报仇了!」阿修激动的喊道,全身不住颤抖。
  「阿修!你先冷静下来,说不定不是啊!你…」威汉嘴上这样说,但心里也想到一定是那男的搞的鬼,不禁也深深恐惧。

  「一定是他!这样变态的死法只有他才能做到,你又不是不知他什么身份…」阿修已经失了理智。

  威汉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现在的自己内心也是一般的害怕。

  两人都十分懊悔不该去泰国的更不该去和他降头师扯上导致这些悲剧来……
  威汉、志伟、阿修三人是要好的死档又都是圈内人,当中的威汉长的最俊,身材更是棒,肌肤古铜结实,而其它两人也不错,但二人极为好色重欲,夜夜都有春宵,十分淫乱。

  在去年夏天两人便邀威汉一同到泰国寻欢游乐,虽然威汉有些不愿但在好友游说下也就跟着去了。

  三人到泰国后便即刻到当地同志场所寻芳猎补,谁知倒霉碰上仙人跳三人的钱都被骗光,三人连吃都没吃到。

  「早跟你们说不要来就是不听,这下好了,今晚我们要睡那?还有我们要怎么回台湾啊?」威汉十分的不爽。

  「好啦!别生气咩~我们‥我们可以去驻泰台湾办事处求救啊!」阿修陪笑的安抚威汉。

  「对啊!唉呀~你就不要那么紧张了。」志伟是有些不在乎的说着,他最气的不是钱被骗,而是就算被骗了钱,也该先和那三个长得还不错的泰国弟弟来上一炮,少说也要干他的二三次。

  「还说呢!这是谁搞出来的啊!」威汉仍有些不爽。

  「好了啦!再气又能怎样呢?现在都这么晚了‥我们还是先找地方睡才对吧!」阿修说道,却也不知该去那睡。

  三人在漫无目的游荡着,不知不觉竟走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志伟这时忽见那不远处有间小屋,「喂!那有间小屋子耶,我们到那看看吧!」

  三人穿过眼前的一片林子到那屋前。

  「这屋子好象没人…」志伟率先走进。

  只见那以石板盖成的小屋内当中放着一张矮桌,桌上点着十四盏青火晃动的油灯,在油灯中摆着一尊面貌狰狞有着十只手的金像,一边又放着一个小棺材,一个小皿器,还有一座九个骷髅叠成的小塔。

  「这这地方怎么那么鬼异啊…我看‥我们还是走好…」威汉首先说道,他对这充满邪气的地方十分敏感不安。

  「你们在这做什么!」后头忽然有人喝道。

  三人吓了一跳,急忙转过身。

  只见一张俊美不已的脸庞出现在他们面前,那俊男染着一头金黄头发,左耳上带着一个钢环,身穿一件黑色绣着图腾的背心,硕大诱人的胸肌半露出来,他那结实的手背上刺着一个怪异的图腾,下身穿着白色带着民俗风的长裤。

  志伟和阿修见到这秀色可餐的男人都是兴奋不已,下身的阴茎已硬挺起来。
  「对不起,我‥我们是…」威汉正要解释却被那男子打断话。

  「你们随便闯进我的祭坛,不但失礼而且很危险,你们知不知道啊!」那男子冷峻的说道,那双炯炯有神的俊眸盯着三人。

  「祭‥祭坛…」三人忽感到有些害怕,不知这男的是做啥的。

  「这是我用来下降的祭坛,我是降头师。」那男子依然十分冷酷。

  「降头师!你…」三人齐呼,志伟和阿修听了本对他兴致昂然,这下全都灭了,只感到畏惧。

  「还好我是正派的降头师,要不然你们这样擅闯我的祭坛,在别人遇到你们稳死的。」那男子边说边走到祭坛中打开小棺材,然后用小针刺破手指滴三滴血入棺口中,还念念有词。

  「你在干嘛?」威汉好奇的问道。

  那男子冷冷看了威汉一眼说道:「我在喂小鬼。」

  三人听了又感到害怕恐惧往,后退了几步。

  这时又一个年约十七来岁的男子跑了进来,那男子也是十分英俊,但较瘦些,可身材亦是结实有型,他与降头师穿一样的服饰。

  「哥…」那男子忽见三人有些惊讶,「你们是…」

  三人一时不知该怎说,志伟和阿修这两个色胚见又来个不错看的男孩,不禁又起淫欲,但听他叫降头师哥哥,便又乖乖的让自己的欲火降温。

  「他们是误入进来的人。」降头师说道。

  「喔‥」那男子看了看威汉不禁对他有些倾心对威汉微微一笑,「对了,哥!他们来了。」男子跟着对降头师说道。

  「嗯‥」降头师走出小屋,「你们把门关上不准出来知道吗!」降头师回头冷酷说道。

  「喔‥是…」三人唯唯诺诺应道,感到有些惊怕。

  那男子将门紧闭关好,「我哥现在要去和另外两个邪恶的降头师斗法。」男子对三人解释道,眼睛却不住飘向威汉看。

  「原来如此…」三人点点头。

  「对了,你们叫什么名字啊?我叫桑林,我哥叫桑魁。」桑林说道其实他是想认识威汉的。

  「我叫威汉,他是阿修、他是志伟,我们是台湾来的,因为出了一些事,所以…」威汉不大想说出三人是来这寻欢的。

  「嗯‥对了,要不要看我哥斗法。」桑林轻轻开了个隙缝偷看。

  三人也凑上前跟着看,好巧不巧威汉站在蹲着的桑林身后,他的下体正巧就在桑林的后脑勺,也不经意的轻碰了一下,桑林当然感觉到,心中一阵兴奋。
  「哈哈哈桑林我们已练成淫降中最厉害的「合欢交沟大法」,你准被受死吧!」只见两个男子呈站立狗干式的说道。

  「哼!你们这对淫男不好好修练正道,反去练这等淫邪妖术,我今天要除去你们已正降头道。」桑魁抽出腰上一把锯齿状的铜剑来。

  「哼!要死的是你吧!」两人说完后头那名蓝发的男子便用力顶被插的红发男子。

  「哦~」红发男一声淫叫他那硬挺的龟头喷出一道白光射向桑魁,桑魁急忙举剑挡去。

  「呵呵~桑魁,让你尝尝我的精射功,只要你被射到的地方便会溃烂的,哦~哦~」红发男边说,又被蓝发男顶了两下,再射出两道白光。

  桑魁再举剑挡下,好不惊险啊,「可恶!这样下去没完没了,看来要先斩去蓝鬼的阴茎才行。」桑魁心想跟着一越而起举剑刺向蓝鬼。

  「哼!休想伤蓝鬼。」红发男臀往后一顶,两人向后退开。

  桑魁一剑没中剑再向红发男迎面刺去。

  「哦~哦~哦~」蓝鬼又再顶红发男的屁眼,连射出白光。

  「哇啊~」桑魁挡不住其中一道白光,被射到胸口,立刻慢慢溃烂起来。
  「哈哈哈~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红发男得意的说道,跟着转身抱住蓝鬼,双脚盘在他的腰上,蓝鬼继续抽动阴茎干红发男。

  桑魁见胸口上的伤口不住烂去,心叫不妙。

  在屋中的众人见了都十分紧张担心,却又不能帮忙,这时威汉看到墙上挂着一把剑面刻着咒文的金剑,他把剑取下开门出去,然后把剑对准背向他的蓝鬼射去。

  「啊~」蓝鬼一声惨叫那剑穿过他的胸口。

  「蓝鬼!啊‥是禁魔宝剑。」红发男惊呼,他知被这剑刺中所有功力便会被封住。

  「受死吧!」桑魁见状,忍着伤痛一剑再刺进红发男的脑袋,再插入蓝鬼的头。

  「哥‥哥‥」桑林见二男死了急忙跑向已不支倒地的桑魁,三人也跟着过去。
  只见桑魁的伤口仍烂着,「阿林‥先带我回去…快!」桑魁忍痛道。

  「喔‥好‥你们帮我一起抬我哥好吗…」桑林对三人说道。

  于是众人把桑魁抬回离小屋不远处的一间大屋去,然后把桑魁放在床上。
  「要‥要解这毒要处男的精液才行…」桑魁道。

  三人有些尴尬的对看,他们那还是处男啊!剩下就只桑林了。

  「嗯‥我来救我哥,你们先出去吧。」桑林面有羞涩的说道。

  三人点点头带上房门出去。

  桑林先脱去桑魁的背心,再脱掉自己的背心和裤子,然后坐到桑魁腹上。
  「哥‥把眼睛闭起来…」桑林害羞的说道。

  桑魁微微一笑将眼闭上。

  桑林一手抚摸着自己滑嫩白细的身体,一手搓揉那根微硬的阴茎。

  「哦‥」桑林仰头闭眼低声呻吟他怕给外头的三人听见。

  但那好色的志伟和阿修早打好主意要偷看,他们开了个隙缝偷看着,在一旁的威汉却不愿和他们同流合污。

  桑林用手轻揉着红粉的乳头,手则不断刺激阴茎让它硬挺起来。

  「哦‥哦…」桑林十分享受的呻吟着。

  听着桑林的淫叫,桑魁忍不住微开眼睛看着眼前一脸爽快的弟弟,他不禁硬起来了。

  桑林边爱抚着自己的乳头,边上下搓动那已硬挺的阴茎,脑海中幻想着和威汉相拥相吻,他想着、感受着刚刚威汉不意碰到他的阴茎,多希望能拥有啊!
  房外偷看的两人也忍不住边看边隔着裤子抚摸自个的肿大的阴茎,脸上尽是淫样。

  「哦‥哦‥哦~」桑林加快搓动,着全身发,热晶莹的汗水滑过他那诽红的脸颊。

  桑魁看着自己的弟弟这般手淫着,裤中硬挺的阴茎不住颤抖着,他也好想射啊!

  「嗯哼~啊‥哦~哦~哦~~」桑林仰头呻吟,高潮来袭,他要射了,他微蹲起来,把龟头对着桑魁胸口的伤,跟着身子一颤,喷出一道热腾的精液在伤口上。

  「啊…」桑魁感到伤处刺痛不禁一叫。

  桑林用手轻抹精液在伤口上。

  房外那二人看到高潮处也受不了,竟射精在裤中,两人坐在地上微喘着,心想要是能真的和桑林来上一炮不知有多好。

  过得数日,桑魁的伤渐渐好了,他因受威汉帮助除去二妖人,对他们也就热情款待,而桑林也和威汉处得不错,更是对威汉爱恋不已,但威汉对他只一般看待没多想。

  「打扰这么久真不好意思,我们已和驻泰的办事处联络好了,明天就要回台湾,那今晚要住在办事处为我们安排的地方,免得明天赶不及搭机。」威汉说道。
  当场失望的有三人,志伟和阿修都还没上到桑林是有些不甘,而桑林则想威汉这一回去可能再也见不着,感到不舍难过。

  「嗯‥那你们就多保重了,有缘再见了。」桑魁跟他们道别。

  威汉向桑林微笑点点头,便和志伟、阿修离去了。

  「威汉…」桑林不舍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阿林‥你喜欢威汉对吧…」桑魁看得出来桑林每次看威汉的眼神很不一样,充满着深情。

  「哥‥我想求你…」桑林想到桑魁的一个降术,他要桑魁为他施降。

  「你要我对威汉下「索情降」是吗?」桑魁知弟弟要他做什么。

  「我求你‥哥哥…」桑林拉着桑魁的手臂哀求着。

  「嗯‥好吧…」桑魁答应他的请求。

  祭坛小屋中,桑林全身赤裸躺在供桌后的木床上。

  「我现在要取你的精液施「索情降」,再把你的精液装进法瓶中,只要威汉开这瓶盖便会中降,到时他就会永远陪在你身边了。」桑魁说道,他的眼却不住看着桑林那精美细致的身躯,那根软垂在跨下的阴茎。

  桑林点点头闭上眼。

  桑魁握起他的阴茎,对着阴茎念了段咒语,然后开始爱抚搓揉桑林的阴茎。
  「啊‥」桑林呻吟一声。

  慢慢的在桑魁的刺激搓揉下,他的阳具已昂然挺起,龟头红润鲜亮,从缝中还溢出一丝淫水,桑魁跟着把阴茎含入口中用舌搅舔。

  「啊‥哦‥哦…」桑林第一次被人含,他爽快不已,下身微微仰起。

  桑魁一边抚摸桑林发热的肉体,一边不住含弄着他的阴茎,那热烫的阴茎在口中是那么鲜美,口感满足,桑魁的下体自然有反应,但此刻他不能多想,因为他要施降。

  「啊‥哦‥哦‥哥‥我‥我要射了…啊~哦~~」桑林高声吟叫,把精液射入桑魁嘴中。

  桑魁把精液含着,然后取过法瓶把精液全吐进去,又再念一段咒把瓶盖上,「「索情降」施好了,接着就要威汉开瓶便能中降了。」

  「嗯…」桑林看着那红色瓶子的「索情降」,掩不住心中的喜悦,他想只要威汉一中降,便能和他在一起,甚至是做爱。

  当晚三人在办事处为他们安排的旅馆休息着。

  「唉~真可惜没吃到那桑林。」志伟有点惋惜的说。

  「对啊‥那个桑魁也不错,我头一次看到那么帅的男人,喔!我一想到他那漂亮的胸肌就…」阿修一脸淫荡的说道。

  「快睡吧!你们这两个色鬼。」威汉白了两人一眼翻过身要睡。

  「叮咚~」门铃响了。

  阿修去开了门,只见服务生拿了一个小盒子递过,说是要给威汉的。

  「喂~你的东西耶。」阿修把盒子拿给威汉。

  「什么东西啊‥」威汉打开盒子,只见里面装的是桑魁下的降头瓶子,不知情的威汉把瓶子打开来,跟着喷出一道粉红烟雾,威汉不意吸进一口,跟着人就恍惚起来。

  「威汉,那是什么啊?」两人看着威汉问道。

  只见威汉一脸淫笑,起身走出房去。

  「喂喂!你要去那!」两人急忙跟出去。

  威汉恍惚的走着,来到桑魁家前。

  「他来这做啥啊?」两人即躲到一边的矮丛中,满脸疑惑。

  只见桑林开门出来,仅穿见短裤,他微笑的把威汉迎进去。

  两人更是讶异,好奇的走到屋边的窗子偷看。

  只见屋中两人正激情拥吻着,桑林脱去威汉的上衣,舔着他结实的胸肌,用舌挑逗着他那暗红挺立的乳头。

  「哦…」威汉仰头呻吟着。

  桑林跟着蹲下解开威汉的皮带把外裤脱下,隔着内裤舔他那包软嫩的东西。
  窗外两人是既惊讶又十分兴奋的看着。

  桑林退下威汉的内裤,握着那根受到他挑逗成功的硬屌,把它整根没入嘴中含弄品尝。

  「哦‥哦‥啊…」威汉仰头呻吟着,他脸上充满幸福享受的表情。

  桑林边吃着威汉那根炙热硕大的硬屌,边脱下自己的短裤,伸手去抚抠自己的屁眼菊穴。

  「威汉‥你爱我吗?」桑林仰头柔声问道。

  「爱‥我爱你…」威汉恍惚的说着。

  桑林听了十分高兴,站起和他又再激情舌吻。

  桑林握着两人红润坚挺的屌相磨擦,两人感受着激情快感。

  「威汉,来插我吧…」桑林坐到椅上,抬开双脚,露出湿润粉嫩的屁眼。
  威汉像是服了春药般走上前,握住自己的热屌插入桑林的屁眼中。

  「哦‥哦‥好爽…威汉,再来‥我还要更多‥哦‥啊…」桑林抱着威汉发浪狂叫。

  「哦‥哦‥哦…我干‥我干死你…哦…哦~」威汉如久未纵欲的猛兽激烈抽插桑林的屁眼,「啪咑~啪咑~」威汉那两粒睾丸随着他一前一后和桑林的睾丸拍打着,两人的身体相撞声回荡在房中。

  屋外的志伟和阿修看着如此激情的春宫秀已忍不住,他们脱去衣物跟着闯入。
  「啊!你们…」桑林惊讶叫道,嘴却早已被阿修吻住,志伟则在威汉后边帮他推动身子,「威汉,做快点,等等换我跟阿修了。」志伟满是色欲说着。
  「哦‥哦…好爽…爽‥哦‥哦‥」威汉中降跟本没意识,他只知要和桑林大搞特搞,跟本不在意两人也要奸桑林,反觉多人玩一个人十分兴奋。

  「哦‥唔‥唔‥」桑林想反抗,但却被威汉压着,阿修又把自己的硬屌塞进桑林嘴中,迫他帮自己吹。

  「哦‥哦‥哦‥好爽‥哦‥我‥我要射了…哦~哦~啊~~」威汉身子一颤,肌肉紧绷,跟着便射出浓稠温热的精液。

  志伟第二个跟着再度插进桑林的屁眼干起来,「哦‥哦‥爽!真紧啊~哦~」
  桑林不住流泪,但却又无法反抗,只能任由志伟和阿修两人轮奸他。

  「哦‥哦‥哦~啊~~」志伟和阿修轮翻上阵奸桑林,他们把精液射的桑林满身都是。

  激情过后,大家都瘫在椅上喘着气。

  「你‥你们这两个混蛋‥我‥我…」桑林满面怒意破骂两人。

  「唉呀~要玩大家一块玩嘛~干嘛那么激动啊!」志伟满足的说道。

  桑林听了更是忿恨羞愧他忽抽出一把刀往自己的心口刺去,「你‥你们‥我‥我要我哥为我报仇的…」桑林说完便双眼睁大的死去。

  见到这一幕志伟和阿修都吓醒了他们赶忙扶着威和离去……

  志伟死后不久,阿修虽感害怕但本性仍在,这天他约了个网友准备来一炮,顺便压压惊。

  阿修和网友在床上激情拥抱热吻,忽然他感到自己的屁眼非常之痒,且越来越痒,他用手去抠反更加痒。

  「唔‥我的屁眼好痒啊…」阿修呻吟着。

  「呵呵~我看是欠干在痒吧!来!让我帮你止痒吧!」网友淫笑的抬起阿修的双脚,然后把硬屌插入。

  「哦‥啊~好痒…好痒啊…」阿修被网友这一插更加痒的不得了,他用力推开网友,用手指不住抠挖着屁眼,挖得屁眼都流出血来。

  「变‥变态呀你…」网友见状有点惊恐的看着。

  「哇啊~好痒‥好痒啊…」阿修越抠越痒,他太用力抠,把屁眼都抠烂,不断流血。

  网友在一边看傻了眼。

  「啊‥啊…痒…痒死我了…啊~」阿修不住惨叫呻吟,他看到床边放一根铜制的棒球棍,竟拿起来往自己的屁眼捅去。

  「你‥你这变态!我‥我要走了!」网友越看越恶心,穿起衣服便丢下他离去。

  阿修把球棒整只插进屁眼中,没想到就这死去。

  只见他那烂掉的屁眼竟爬出许多黑色多脚的小虫在啃蚀他的烂肉。

  威汉呆坐在家中,耳边听着新闻拨报阿修的案子,心跳急速加升,他已是无比的恐惧害怕,下一个是他了,他想着全身不住颤抖着。

  「不‥这不关我的事,我没有错啊!是桑林自己对我下降,其它的事我跟本都不知,桑魁不会怪我的…我…」威汉极力安慰自己。

  「呵呵呵~呵呵呵~」忽然房中传来小孩的笑声。

  「谁!是谁!」威汉缳顾四周叫道。

  「呵呵呵~我的主人为了报仇已来到台湾了,你们一个个都逃不掉的,呵呵呵~」原来是桑魁养的小鬼来了。

  「不!那不是我的错,我朋友做错事也都死了,桑魁仇也报了,他不该再找我啊!」威汉喊着。

  「呵呵呵~谁说你没错,要不是你,我主人的弟弟也不会死的,祸还是你引起的,你该死~你该死~呵呵呵~」小鬼一阵嘻笑后便不再出声,想是已走了。
  威汉呆傻的无神看着前方,脑中一片空白,就如待宰得羔羊准备受死了。
  过两天后,威汉家出现一名女子,她全身散着一股不凡的气质。

  「你是…」威汉看着眼前的女子问道。

  「我是来帮你的。」那女子温柔的说道。

  威汉听了如黑暗中的一道署光,急忙请她入内。

  「我是看了新闻又算出来,才到此找你的。」那女子未等威汉开口便先回答他想问的问题。

  威汉又惊又喜,心想自己已有救了。

  「你能否老实把事情都说给我听。」女子说道。

  威汉点点头便将事情始末都说给那女子听。

  「嗯你那两个朋友一个是中「爆阳邪降」,另一个中的是「淫穴腐蚀降」,而你先前中的叫「索情降」,懂吗?」女子说道。

  威汉点点头。

  「那个桑魁降师为了报复你们,已深入邪道,他对你朋友所降的皆是淫降中的狠招,中者必死无疑。」女子又道。

  「求仙姑救我!我真的是无辜的啊!」威汉跪下求道。

  「你起来吧!唉‥那桑魁法力太高,又入邪道,只怕我无能为力…」女子扶起威汉说道。

  「仙姑‥那我不就…」威汉满脸绝望的看着那女子……

  半夜两点,威汉一点睡意都没有,两眼睁大盯着天花板,宛如在等待死神的宣判。

  「呵呵呵~呵呵呵~」一阵小孩的声音又传来。

  「是谁!是桑魁对吧!出来啊!」威汉镇静的坐起,看着四周叫着。

  「碰!」只见房门振开,桑魁全身赤裸站在那,一脸阴狠淫笑着。

  「你还是来了‥你想怎样!」威汉面对桑魁到来反不如之前那般害怕,反正都要死了,他也不再害怕了。

  「哈哈哈~你都看到你朋友的惨状了吧!皆下来当然是换你了!」桑魁邪恶的说着,他下体那根大屌却不住硬起来。

  「你‥你想怎样…」威汉往身后退。

  「嗯~」桑魁眼一瞪,一道强劲的气把威汉的身子振倒在床,跟着他上前扒去威汉的衣裤。

  「你‥你到底想怎样…」威汉惧怕的看着对自己充满淫欲的桑魁。

  「呵呵呵~主人~他这么不错,您就先奸了他再把他杀了吧!呵呵呵~」小鬼的声音在桑魁耳边说着。

  「我要先强奸你再让你死,来!给我吃我的屌吧!」桑魁蹲在威汉脸前,把自己那根粗红坚硬的阴茎插入威汉的口中。

  「唔…」第一次含着如此粗大的阴茎,威汉有些作恶。

  「呵呵呵~主人~很爽吧!」小鬼不住在桑魁耳边低喃着。

  原来桑魁报仇心切,为小鬼反诬,引他入淫道了。

  「哦‥哦…给我舔…哦…好爽啊…」桑魁仰头呻吟着,硬屌不住往威汉口中送。

  威汉此时只能乖乖的服侍桑魁,他伸舌舔桑魁那一大朵的紫红龟头,含他那两粒饱满的睾丸。

  「哦~哦~啊‥爽‥爽啊~哦~」桑魁不住呻吟。

  「呵呵呵~主人~你现在去舔他的屁眼然后干他,会更爽的喔~」小鬼说道。
  桑魁听了即刻起身把威汉双腿抬起,只见威汉那含苞待放的菊穴裸露在眼前,桑魁低头伸舌去舔他屁眼。

  「啊‥哦…」从未当过零的威汉感到屁眼被舔竟是如此爽快,忍不住呻吟。
  「呵呵呵~主人~你瞧他一脸淫样,就像想快被插般呢!」小鬼说道。
  「放心吧!我会让他爽死的。」桑魁握住自己的硬屌对准威汉的屁眼直捣最深处。

  「啊‥哦‥哦‥」威汉先是感到一阵撕痛随即便充满快感,他双手缳抱着桑魁精壮的身躯,下体跟着桑魁阵阵抽插迎合。

  「哦‥哦‥哦‥好爽…真紧啊…哦‥再来‥再来‥哦~」桑魁不住用力顶插威汉的屁眼。

  「哦‥哦‥我…我也好爽…哦~啊~」威汉没想到被干也是如此的爽,他淫荡的边呻吟边用双脚推送桑魁的身体。

  「哦‥哦‥哦‥我‥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哦~哦~」桑魁换了一个狗趴式,从后头继续插干威汉,阵阵快感不断涌来,让他要高潮射精了。

  这时威汉想到那女子跟他说的话:「刚刚我说帮不了你是说给桑魁的小鬼听的,它刚刚在旁边,现在走了,我跟你说,桑魁为小鬼引入淫道还勾起他的淫兴,今晚桑魁会来找你跟你做爱,你就别反抗跟他做,当他高潮时功力会在瞬间消弱,到时我便会出来降他,懂吗?」

  威汉更加努力摆动臀迎合桑魁,他要让桑魁射精才行。

  「哦‥哦‥啊…啊…我‥我要射了…啊~~」桑魁仰头高声淫叫,终于射精了。

  「桑魁,你做那么多恶,也该正法了!」那女子突然从房门外出现,她手中金剑先向空中挥一刀,跟着一剑刺穿桑魁的脑袋。

  「啊~~」空中突然溢出鲜血是小鬼的,而桑魁则跪在床上死去……

  大家要记得,下次到泰国或南洋游玩时,千万别随便跟陌生人乱来搭上,因为他有可能便是可怕的降头师……

  「呵呵呵~呵呵呵~~」

[ 本帖最后由 Stars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